贾布斯套路重现,币改是交易所版的“生态化反”?
摘要:“币改”,只是交易所为构建其自身生态而吹出的一个大泡泡,它就像当初贾布斯嘴里常说的那句“生态化反”一样,不知道哪一天就会被权力的大手给残忍地戳破了。

“币改”,只是交易所为构建其自身生态而吹出的一个大泡泡,它就像当初贾布斯嘴里常说的那句“生态化反”一样,不知道哪一天就会被权力的大手给残忍地戳破了。


在以“交易即挖矿”横扫三大交易所之后,FCoin对币圈热搜榜的统治性地位似乎越来越明显。有币圈媒体曾如此调侃FCoin:天天有公告,一连好几条,公告发得跟媒体快讯似的,有时候媒体发快讯都跟不上。

诚然,FCoin以破局者的姿态进入了数字资产交易所行业,也一直渴望着能够给整个区块链行业带来一些真正的变化。于是,他们就再次贡献了一个区块链热词——“币改”。

什么是“币改

从“币改”这个名字就可以看出来,这件事肯定跟发币有关。与ICO类似,所谓的“币改”也就是实体经济体系中的传统企业,通过发行Token的方式,采用新的权益体系来改变现有的运行方式和收益分配模式。

举个例子,以太坊为了让社区节点来共同维护系统的正常运作发行了ETH,并且ETH可以被所有人购买和交易——这就叫做ICO。然后,传统地产商X达看到以后很受启发,于是决定发行自己的Token来提升员工的工作热情,这就可以叫做币改了。


Token在“币改”中作用

对于区块链行业的项目方来说,发币的好处显而易见。在区块链行业,人们最常问的问题也就是“你们发币吗?你们什么时候上交易所?”但是对于数字资产领域以外的实体经济而言,发币的实际效用又有多少呢?这还得从“币改”的核心概念——也就是Token说起。

了解数字资产产生机制的人都知道,除了交易手段之外,Token只能够通过挖矿获得,这是因为Token在被设计之出就是作为矿工做出个人贡献的证明而存在着。在更多矿工的努力下,随着项目的逐渐成熟,当项目终于创造出更多实际价值之后,矿工手里的这一份权益证明也就有了兑现的机会。从这一点来看,如果把区块链项目类比为企业,那么Token在部分功能上倒有一点类似股权的影子,即“币改”是一种以企业自身为主体进行内部的激励机制。

因此,严格意义上来讲,Token虽然被币圈称作“代币”,但实际上它不具备“币”的价值特性,即不能在广泛的公开市场上直接购买其他产品——交易市场上进行的也只能算是兑换或“以物易物”。相反,Token只可以理解为一种可流通的权益证明,所以也有行业内的研究者把它翻译成了“通证”,并由此延伸出一套关于“通证经济”的理论。

但是,FCoin正在酝酿的“币改”大潮,显然不是用区块链版本的股权激励来促进传统企业活力这么简单。因为当“股权”被当做一种商品放到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上时,所有人都可以用手里的现金或者是数字资产来换购。这样一来,“股权”具有了高效流通的可能,企业也有了从外部获得更多资源——包括资金的机会。所以Token在“币改”中,实际上是被当做了由企业发行的可交易的权益证明,用来使企业从外部获得更多支持和机会。


“币改”改的究竟是什么?

目前对“币改”的实际作用的讨论,主要有两个部分,其一是用于企业运营效率的提升上——小编严重质疑这种扯淡的说法。

从建国初期的挣工分到如今遍布航空广告的股权激励,这些内部激励机制都需要保证员工稳定持有,才能实现“员工与公司共成长”的效果。而“币改”的一个明显作用,就是员工所获得的Token可以迅速放上交易所挂单转让。

当然,我们不排除公司经营向好所带来的Token升值优势。但从员工的角度来言,即时可卖的Token在长期的激励作用上,并不比股权更加有效。

除了提升企业运营效率之外,“币改”还有一个十分诱人的功能——获得大量外部资金。虽然这一游走在违法边界的行为一直饱受争议,但目前来看,这确实是“币改”对那些缺乏活力的传统企业能够给到的最大也是最需要的帮助。

很多传统企业虽然家大业大,但是在经营过程中的负债也不少,在经济大环境不景气的当下,很多传统企业正在面临着资金短缺的问题。而每一个决策包括转型的决断,都需要足够现金流作为支撑,因此“币改”的作用就像是黑暗中的一道光,白晃晃地照亮了传统企业的希望。

没错,“币改”实际上改的就是传统“濒危”企业获取现金流的新方式——虽然目前是否合规还未下定论。


“币改”的另一种思路

在“币改”这件事中,我们已经明确了传统企业想要获取外部资源的需求,但是“币改”这件事,是否真的只有用Token上交易所这种方式来实现呢?当然不是。

其实,参考FCoin近期推出的各种产品决策可以看到,FCoin真正想做的是打造一个以FCoin平台为中心的通证经济生态。这个生态中的产品有价值货币,也有企业权证,而自由投资者和企业则其中进行价值交换。但是对于企业来说,发币并不是它获得收益的主要方式,而区块链实际上也可以在非交易所的生态中帮助企业来获取外部资源。

例如在企业和企业之间,可以借助区块链技术发行多种Token来建立相对的内部价值交换体系。从原料、渠道、资金以及营销资源等方面建立对应和交叉的Token系统,单一资源可以互通有无,借出的某项资源也可以用来兑换成另外一种Token来获取资源,这样不仅能够减轻企业的成本负担,也使得资源能够被充分利用。

这种方式保留了Token权益证明的特性,同时也赋予了企业Token流通性,最关键的是它降低了法律风险。当然,如果某一天“币改”不违法的话,企业还是可以依托现有的通证体系发币上交易所。


坦白来说,当下人们所讨论的“币改”,只是交易所为构建其自身生态而吹出的一个大泡泡,它就像当初贾布斯嘴里常说的那句“生态化反”一样,不知道哪一天就会被权力的大手给残忍地戳破了。不同的是,贾布斯的泡泡是自己不小心吹破的,而“币改”的泡泡在数字资产市场的打扮下更加光艳动人,并且吸引着无数的人心向往之。



COMBO
右方1(bifipro下载)

免费投递稿件

如您对稿件有任何疑惑或希望发表新闻稿,请发邮件至 UUCJNEWS@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