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卡塔尔到巴勒斯坦:中东地区的加密货币监管状况如何?


从卡塔尔到巴勒斯坦:中东地区的加密货币监管状况如何?


9月4日, 巴林政府,一个波斯湾的君主立宪制政府,就区块链对该国经济的重要性做出强调。 虽然巴林王国似乎对加密货币态度积极,但对于虚拟货币来说,在中东还是难以立足,因大部分中东国家都禁止加密货币交易。 然而,中东似乎正在成为全球区块链重地: 从迪拜到特拉维夫,这项技术正被深入地研究和应用。

以下列表基于全面的新闻搜索,但不代表其完整性。 如果您有关于您所在国家/地区的银行与加密货币关系的更多详细信息,欢迎您在评论栏与我们分享。

巴林

加密货币法律框架: 已计划

愿意在国家层面探索区块链: 是

监管

巴林对加密货币的态度较为积极。 2017年9月,巴林中央银行(BCB)宣布建立"监管沙盒。" 旨在促进该国包括比特币和区块链业务在内的金融科技产业发展。

2018年6月,当地媒体报道称,BCB授予总部位于迪拜的Palmex数字货币交易所行政沙盒许可,据称Palmex成为”中东乃至北非首个、和唯一获得监管沙盒许可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一名巴林政府官员表示 : “目前,我们将加密货币认为是一种可以在交易所交易的商品。 我们不会将其视为任何形式的法定货币。“

区块链

直到最近,巴林政府没有专门就区块链本身做出评论,而是在泛金融科技行业中包含了这一技术。 不过在九月,巴林电力和水务部长Abdulhussain Mirza确认政府对这一技术的支持承诺:

“区块链等技术使我们在推进安全交易方面又迈出了一大步......区块链保护用户数据的能力是进步的真正体现,特别是可以将其应用于不同行业的不同公司,包括网络安全。”

土耳其

加密货币法律框架: 已计划

愿意在国家层面探索区块链: 是

监管

加密货币在土耳其还是挺流行的: 根据ING Bank近期的一份报告显示,高达18%的土耳其人拥有加密货币,而美国只有8%。 其中一大原因是土耳其里拉的不断贬值,实际上,从今年7月底到8月底,用土耳其里拉购买比特币的交易量从327295飙升至759026。 

在委内瑞拉推行加密货币Petro后,土耳其政府也考虑推出国家支持的加密货币。 2018年2月,土耳其民族运动党(MHP)副主席Ahmet Kenan Tanrikulu披露了一项推出名为“Turkcoin”的“国家比特币”的计划,他发表了一份长达22页的加密货币市场监管报告。 土耳其副总理Mehmet Simse在接受CNN Turk采访时也表达了类似的计划。 今年6月,当地媒体报道称报道称,另一个打着土耳其“国家”加密货币名号进行宣传的加密货币‘Turcoin’,现已被确认为庞氏骗局。

在2017年,土耳其立法机构曾称比特币与伊斯兰教律“不符”,因为政府难以对其进行管控。 他们认为比特币的“投机性”不适合穆斯林人民交易,当地媒体Enson Haber指出:

“买卖虚拟货币目前是与教律不符的,因为其价值是可以用来投机的。 虚拟货币也可以轻易地被用于洗钱等非法活动,也不受国家的审计和监管控制。“

区块链

尽管加密货币的监管环境还不明确,但土耳其还是支持其背后的技术。 8月,伊斯坦布尔区块链和创新中心(BlockchainIST Center)于Bahçeşehir大学(BAU) 成立。Daily Sabah 报道称,这一全国首个高校级的区块链中心,旨在消除区块链转移知识上的差距,确保该技术的广泛应用。

该中心的主管Bora Erdamar表示,这一中心拟成为 “土耳其最重要的发展和革新研究中心,这里的科学研究和出版物都是通过区块链实现的。” 他还表示,土耳其可能是“改变全人类(transform humanity)”的领先技术国家。

9月,土耳其Borsa Istanbul证券交易所(BIST) 开发了一项区块链驱动的客户数据库,用以管理新增客户、文件和编辑信息。

卡塔尔

加密货币法律框架: 无/视为非法

愿意在国家层面探索区块链: 是

监管

加密货币在卡塔尔是被禁止的。 2018年2月,卡塔尔中央银行(QCB)发表了一份面向在该国经营的所有银行的声明,其中警告公众不得在该国进行比特币交易。 该监管机构补充说,将对未遵守规定的人士施加处罚。

具体来说,QCB认为比特币是一种非法货币,因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家中央银行或政府承诺将其价值兑换成发行的货币,用以支付全球交易的货物或黄金。” 其也提到了比特币的波动性,以及其可能涉及金融犯罪和网络攻击等原因。

区块链

虽然QCB在本国禁止加密货币,但卡塔尔将在首都多哈 举行一场区块链会议。 此外,卡塔尔还有一批区块链创业公司: 由于卡塔尔在2017年涉嫌支持恐怖主义,许多邻国都与其切断了联系,该国正在考虑使用区块链技术 。

例如在2018年1月,当地一家金融科技公司QPAY 推出基于以太坊区块链平台的一项区块链电子商务计划。 QPAY的CEO Ben Aissa在发布会上宣布:

“作为卡塔尔数字和无现金计划的积极成员,与2030年国家愿景保持一致,我们认为区块链是在卡塔尔数字革命和金融服务创新中发挥领导作用的关键因素。”

沙特阿拉伯

加密货币法律框架: 无/视为非法

愿意在国家层面探索区块链: 是

监管

加密货币在沙特阿拉伯国内被视为非法。 8月8日, 沙特阿拉伯金融管理局(SAMA)正式警告公民禁止交易虚拟货币,宣布虚拟货币不合法。 监管机构的声明如下:

“委员会确认,虚拟货币(包括但不限于比特币)在该王国是非法的,没有任何政党或个人获得此类行为的许可。 由于涉及高度监管、安全和市场风险,委员会警告所有公民和居民不要陷入这种幻想和快速致富的把戏之中,更不用提签署虚构合同和向未知接收者/实体/政党转移资金了。“

区块链

与卡塔尔类似,虽然禁止加密货币,但沙特阿拉伯一直在研究区块链技术,其Saudi Vision2030 长期经济发展计划也纳入区块链技术。

例如在7月,利雅得市就此计划选择了IBM作为战略合作伙伴。 这家IT巨头将与市政府的技术合作伙伴Elm公司合作,将区块链应用到政府服务和交易中。 5月初,沙特通信和信息技术部与ConsenSys 合作,ConsenSys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创业公司,专注于构建基于以太坊的软件产品。 他们共同举办了为期三天的区块链训练营。

伊朗

加密货币法律框架: 已计划

愿意在国家层面探索区块链: 是

监管

伊朗一直以来受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制裁,逐渐在把眼光移向加密货币。 由于Visa和万事达卡在该国都不能用,而本地货币伊朗里亚尔也出现高度通货膨胀,比特币便开始流行: 5月,当地媒体报导称,伊朗已有超过25亿美元的资金被用于购买比特币。

目前,加密货币在伊朗还不合法。 不过,9月底这一情况可能改变。 今年4月,伊朗中央银行(CBI)声明虚拟货币被用于洗钱和支持恐怖主义,并禁止当地公民、银行和交易所进行交易。 然而,8月下旬,负责起草伊朗最高网络空间委员会( Supreme Cyberspace Council)的副主任Saeed Mahdiyoun宣布,CBI将在9月底重新表示其对该问题的官方立场。

与委内瑞拉相似,伊朗也在准备国家加密货币以逃避美国制裁。 5月,有报道称伊朗议会经济事务委员会主席Mohammad-Reza Pour-Ebrahim与俄罗斯官员会面,商谈如何避开国际货物禁运令。 7月,科学和技术事务局管理和投资代表Alireza Daliri透露正在制定推出国家虚拟货币的计划:

“我们正在为在国内使用国家数字货币做好准备.....
这一货币将促进世界任何地方的资金转移(进出)。也能在受到制裁时帮我们一把。“

此外,据当地媒体报道称,网络空间委员会秘书Abolhassan Firoozabadi在9月份表示 ,加密货币的挖矿已被政府当局批准设为一个行业。 但是,该行业的法律框架尚未出台。

区块链

伊朗政府似乎很看好加密货币背后的技术。例如,8月份,伊朗信息通信技术部(ICT)和国家图书馆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MOU),使用区块链将该国的档案数字化。

伊朗区块链实验室的研究员Arame Bandari之前向Cointelegraph表示,在德黑兰、伊斯法罕和设拉子有成熟的创业体系。此外,他还提到技术园区、孵化器、众筹平台和商业加速器也在建设中,“为应用技术和知识经济铺平了道路。”

伊拉克

加密货币法律框架: 无/视为非法

愿意在国家层面探索区块链: 否

监管

比特币在伊拉克是被禁止的。 2017年12月,据报道伊拉克中央银行(CBI)信息主管Aysar Jabbar表示 “这一货币(比特币)在流通中可能出现诸多风险,特别是考虑到电子隐私和欺诈,尽管这在伊拉克并不流行。”

根据一名当地经济专家表示,使用加密货币的人群可能会被根据现行反洗钱(AML)法而被起诉。

科威特

加密货币法律框架 无/视为非法

愿意在国家层面探索区块链: 否

监管

包括比特币在内的虚拟货币在科威特一律禁止。 2017年12月,科威特财政部宣布不承认加密货币,并禁止金融机构、银行和公司处理加密货币。

然而,《阿拉伯时报》( Arab Times)援引财政部的消息称 ,机构和中央银行都无法监管比特币交易,因为其“不受(他们的)控制“。 此外,他们还表示:“...从国外汇入科威特的比特币被认为是非法和不洁的钱财,因为科威特法律不认为这是货币。

区块链

科威特金融公司(KFH)加入了RippleNet,这是一个主要的区块链供电网络,专为跨境汇款设计。 在随附的声明中,KFH表示有意使用Ripple的“独特工具”服务其零售用户:

“有了这个,KFH可以在几秒钟内提供即时和安全的跨境汇款,并在付款过程中提供端到端的可见性。”

阿联酋

加密货币法律框架 已计划

愿意在国家层面探索区块链: 是

监管

阿联酋(UAE)政府对加密货币监管的态度不一: 2017年10月初,该国发发布了第一份ICO和虚拟货币监管指南,两者被认定为证券和商品。

然而几周后,中央银行行长Mubarak Rashid al-Mansouri发出公开警告,反对使用虚拟货币作为交易媒介,提到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等原因。 此外,今年2月,阿联酋证券和商品管理局(SCA)还向投资者发出了关于ICO风险的警告。

区块链

UAE非常重视对区块链的实验。 早在2016年10月,迪拜就推出了全市区块链战略,目标是到2020年成为第一个区块链城市。

2018年4月,阿联酋总理和迪拜领导人透露了2021年的国家区块链战略,也有野心计划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区块链政府。 据报道,新计划将重点关注公民和居民的幸福、政府效率、立法和全球企业家精神。

更具体地说,该战略的目标是到2021年实现50%的联邦交易在区块链上进行。 这意味着使用该技术后,签证申请、账单支付和许可证续期都可实现无纸化,也许每年能节省110亿美元。

2018年5月,阿联酋政府宣布与IBM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以创建区块链业务注册,以确保企业在其管辖范围内运营。媒体报道称,该计划将“简化建立和运营业务的过程,为所有业务活动推出贸易许可证和相关文件的数字交易所,并确保整个迪拜商业体系的合规性”。

埃及

加密货币监管框架: 无

愿意在国家层面探索区块链: 是

监管

2018年1月,埃及宗教人士Grand Mufti Shawki Allam抨击道,根据伊斯兰教法,比特币是被禁止的。 他颁布了一项教令,认为加密交易会导致用户“欺诈、背叛和无知”。

埃及政府也不支持加密货币的使用,但也没有禁止加密货币。 例如,2017年12月,埃及金融监管局(FRA)表示,急切强调投资者参与加密货币被认为是一种“欺诈形式,属于法律责任”,而据报道埃及中央银行宣布不承认加密货币,并警告进行交易的民众。

区块链

2018年4月,埃及首个为NU TechSpace的以区块链为主的孵化器开放。 据报道,其与IBM,Novelari和zk Capital合作,以推进区块链支持的商业模式。 据称,该孵化器还得到了国有科学研究院和Nilepreneurs的支持,旨在帮助政府更好地认知区块链技术。

塞浦路斯

加密货币法律框架: 无

愿意在国家层面探索区块链: 是

监管

由于当地政府没有明确的监管框架,加密货币似乎存在于塞浦路斯的灰色监管地带。 早在2014年,《塞浦路斯邮报》(Cyprus Mail)就 援引塞浦路斯中央银行代表的话称: “比特币不是非法的,但也不受控制或监管。” 从那以后,监管机构还没有发布这一问题上的重要更新。

不过,在2018年7月,比特币现金(BCH)倡导者Roger Ver声称他会见了该国总统尼科斯·阿纳斯塔西亚德斯,对该岛国加密货币和商业应用的优势。 这意味着该国未来对加密货币可能更为友好。

区块链

6月,Ripple宣布了大学区块链研究计划,并向全球大学捐赠了大约5000万美元。其中包括塞浦路斯的尼科西亚大学(UoN)。 UoN号称是世界上第一家接受比特币支付的大学。 其也推出了数字货币科学硕士学位,旨在“填补数字货币领域的知识供需间的鸿沟。”

此外,塞浦路斯还是塞浦路斯区块链技术有限公司(Cyprus Blockchain Technologies Ltd)的所在地, 塞浦路斯区块链技术有限公司是一个非政府组织,由塞浦路斯国际管理学院(CIIM)、伦敦大学学院区块链技术中心(UCL CBT)和当地监管机构UoN等学术机构、金融机构以及包括希腊银行、塞浦路斯银行和Cooperative Bank在内的银行组成。

以色列

加密货币法律框架 已计划/征税

愿意在国家层面探索区块链: 是

监管

以色列正在确定对加密货币的立场。 2018年1月,以色列央行副行长adine Baudot-Trajtenberg宣布以色列银行不承认虚拟货币为实际货币。

此外,3月份,以色列证券管理局(ISA)审查和监管ICO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报告,“旨在消除不确定性,并在技术创新和保护投资者之间找到平衡”,其中主要是讨论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是否应被视为证券。

同样,以色列税务局(ITA)表示加密货币将被作为资本利得而征税,而并非作为货币。

区块链

Cointelegraph此前已经深入介绍了以色列规的区块链情况: 国际税务律师兼注册会计师Selva Ozelli审查了当地的区块链计划,包括以下内容: CoaIiChain,一个促进开放政府政策并消除选民和被选人间沟通鸿沟的政治平台; 一个区块链无人机注册项目; 以及国家加密货币。

此外,7月份,以色列新闻媒体《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报道称,捷克投资银行公司Benson Oak计划向以色列的初创公司投资“约1亿美元”,并“强调”以区块链推动当地状况。

约旦

加密货币法律框架: 无/视为非法

愿意在国家层面探索区块链: 无

监管

因2014年约旦中央银行(CBJ)警告国人虚拟货币不是法定货币,“世界上任何央行或政府都没有义务将其价值兑换成它们发行的真实货币,也没有义务以基础国际大宗商品或黄金作为担保。”

此外,CBJ的代表告向《约旦时报》表示,该国的银行、金融机构和交易所也收到了一份通告“禁止他们涉足虚拟货币,特别是比特币。”

区块链

在一个名为Building Blocks的计划的帮助下,约旦是一个基于区块链的难民营的所在地。  这一计划成立于2017年初,帮助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向该国10万多名叙利亚难民分发现金以换取粮食。 麻省理工学院技术报告所述,如果该项目成功,它可以推动联合国姐妹机构及其他机构应用区块链。

阿曼

加密货币法律框架: 无

愿意在国家层面探索区块链: 是

监管

加密货币在阿曼似乎没被禁止,也不被允许。 2017年12月,阿曼中央银行(CBO)董事会告诫 公众,他们不为加密货币投资遭受的任何损失负责,并提醒说,该国没有政策或指导方针来规范该行业。

区块链

阿曼一直以来都对区块链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例如今年5月,一家名为Blockchain Solutions and Services Co.(BSS)的政府所有实体宣布成立。据其官网信息(截稿时已不可用),BSS正在与阿曼银行协会、国家机构和当地企业合作,为国家数字化进程制定框架。

此外,该国的BankDhofar加入了 BankChain,这是一个国际银行社区,专注于区块链解决方案的研究和开发。

巴勒斯坦

加密货币法律框架 已计划

愿意在国家层面探索区块链: 否

监管

2017年5月,巴勒斯坦金融管理局(PMA)负责人Azzam Shawwa向路透社 表示,他们计划在五年内推出该国自己的虚拟货币“巴勒斯坦镑(Palestinian pound)”。

据报道,该倡议旨在保护巴勒斯坦免受以色列的潜在入侵,因为该国目前没有稳定的货币,还是在依赖欧元、美元、以色列谢克尔和约旦第纳尔。

根据1994年巴黎议定书协议,PMA是中央银行,但没有能力发行货币。 该文件还建议使用谢克尔,并给予以色列对巴勒斯坦货币的有效否决权,Shawwa解释道:

“如果我们印钞,为了进入本国,总是要通过以色列人的许可,这可能是一个障碍。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想进入这一行业。“

黎巴嫩

加密货币监管框架: 无

愿意在国家层面探索区块链: 否

监管

2013年12月,黎巴嫩成为中东地区第一个就加密货币交易发布公告的国家,主要是因为波动性、AML和KYC问题。

2017年10月,黎巴嫩央行Banque du Liban(BDL)行长Riad Salameh重申了这一态度,表示BTC和其他虚拟货币是“不受管制”的商品,应禁止使用。 此外,他说加密货币作为国家货币是很弱的,因为它们只是“商品”。

区块链

关于黎巴嫩现有区块链基础设施的信息很少。9月份,总部位于美国的区块链创业公司ConsenSys 宣布将于10月17日开始举办为期5天的区块链活动。 



搜索

COMBO
右方1(bifipro下载)

免费投递稿件

如您对稿件有任何疑惑或希望发表新闻稿,请发邮件至 UUCJNEWS@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