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京东“组局”的路由器,吞噬奶爸的暴富梦

就在张先生看好区块链并为之奋斗的时候,袁大伟已经打算抽身离开,“不聊这些,都是空气币,不靠谱。”

联想京东“组局”的路由器,吞噬奶爸的暴富梦

在搭上区块链技术外衣的套路面前,纵然有联想、京东这样的公司作为股东加持,投资者也会上当受骗。

而作为大公司的联想,其推出的掘金宝挖矿路由器,最终证明只是一个噱头,被此概念吸引入局的投资者们,已然无处申诉。

所谓的路由挖矿,其本质就是通过分享闲置的CDN,实现带宽共享,提高上网及下载速度。

在如今几乎家家都有路由器的时代,区块链路由器既拥有普通路由器的功能,又可帮助用户赚钱,这样一物两用的功能让不少人感到兴奋。

为了提高算力,增加收益,众多投资者们花费数千、数万元购置十几台、几十台路由器,以为可以赚一笔,却最终血本无归,无奈踏上维权之路。

在这场涉及新路由3的路由器背后,涉及了包括联想、京东等在内的多家上市公司。


请私家侦探寻上市公司老总

“计划凑10个人,人均出1万,雇一个私家侦探,找李程的定位......”

每隔几个小时,袁大伟就会在新路由3的交流群里发出这条信息,并艾特所有人,李程是新路由3的生产商谛听科技的大股东、法人代表。谛听科技曾于2016年3月挂牌新三板,上市以来,业绩连年亏损,目前已经停牌。

袁大伟迫切的希望能找到一起参与行动的人,拿回血汗钱,但附和者寥寥无几,他们认为,3、4万元的损失,并不值得耗费大量精力、财力去参与到袁大伟的行动当中去。

但袁大伟不一样,从买设备挖矿到现在,他损失了5个比特币在里面,按照现在约4.4万元的价格计算,约22万元人民币,这对于一个刚生完孩子的家庭来讲,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袁大伟进入币圈是在去年10月,彼时,正值数字货币疯涨期,比特币价格从年初的3076元的价格飙升至30000元,并保持着继续上涨的势头。

这让袁大伟热血沸腾,眼看着别人靠炒币起高楼,他也开始做起了“一币一别墅”的梦。

谁曾想,今年以来,比特币价格瀑布式下跌,带动几乎所有数字货币都开始进入下跌通道,形势严峻,袁大伟迫切需要一种新途径来挽回自己的损失。火爆市场的路由挖矿便在此时进入了他的视野。

放眼当时,玩客云开售即空,虽然其所挖的玩客币只是迅雷生态圈中的一种权益游戏币;360推出的共享云路由器所挖的云钻也适用于自家生态圈;极路由X还未公开售卖,新路由3便顺理成章地成为袁大伟的不二选择。

于是,在新路由3挖到的数字货币——NEWG(数字黄金)上线K网国际站后,袁大伟通过低买高卖的形式小赚300元。此后,在NEWG兑换iphone X活动中,袁大伟又赚了2个iphone X,这让他尝到了甜头,遂一口气购入7台设备,花费4193元,开启了自己的挖矿之旅。

然而好景不长,在6月上旬NEWG推出的兑换比特币活动中,本想借着场内外搬砖套利大赚一笔的袁大伟,却栽在了月底新路由3无法提现的问题上。

自此,袁大伟便踏上漫漫维权路。最初,袁大伟先去了谛听科技公司询问原因,除了以450元拿到一批新设备抵算损失,并签署分销协议外,没有任何结果。而此时,他的儿子才刚刚出生10天。

之后,袁大伟来到了北京联想——谛听科技的背后投资方之一,维权的设备也不仅仅是新路由3,还有联想推出的掘金宝。

然而,谈判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联想只管掘金宝的质量问题,关于数字黄金兑换平台推给第三方,他们只帮你联系谛听协调你的账户。”袁大伟随时随地向群里汇报自己的进展,“一是李程从谛听借了一大笔钱,但不知用于何处,目前谛听已被掏空;李程一直在寻找新的资方接盘币乐,但肯定不会是联想,联想目前态度就是投资认亏,撇清关系。”


联想、京东等加持的“挖矿路由器”

联想是谛听科技的第二大股东,持股17.34%,除此之外,隶属于联想集团的联想创投还参与了谛听科技的种子轮和A轮融资。

事实上,联想在区块链路由器上的布局,不仅仅是投资谛听科技,其自身还在今年4月推出了同类产品——Lecco掘金宝,其卖点正是新路由3的挖矿功能。

虽然开售秒空,但没隔多久,掘金宝便惨遭用户吐槽设计太差,且被质疑存在挖矿陷阱,即引导投资者进入新路由的“黄金矿区”,参与数字货币NEWG的挖掘,在推出之初,掘金宝便已成为该项目的重要成员。

此时,NEWG已经可以在K网国际站进行交易。

往前一个月,联想在其手机新品发布会上推出了一款区块链手机——联想S5,号称底层支持最新的区块链技术,价格在999元~1499元之间,可谓便宜至极。

然而自3月23日开售以来,却是销售遇冷,被吐槽音质差、做工差,其宣传的区块链卖点也是鲜少提及。

即便是后来推出的云存储平台粒子矿云、粒子钱包,也是反响平平。

似乎,联想的区块链道路一直都不太顺畅,而同样入局谛听科技的,还有京东和迅雷。

除了联想创投,A轮融资中的另一个身影是京东金融。从股权结构图来看,由京东金融控股的京东顺顺科技有限公司也是谛听科技的股东之一。刘强东间接控制的北京京东尚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则是谛听科技的第三大股东,持股16%。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新路由3的首发会选择京东了。

深圳市卓联软件有限公司是谛听科技的第四大股东,持股12.74%。在2016年以前,这家公司的名称还是“深圳迅雷软件有限公司”,由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全资控股,也是谛听科技天使轮的投资方。

联想京东“组局”的路由器,吞噬奶爸的暴富梦

至此,除李程担任的第一大股东外,其余三大股东已经集结完毕。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三大明星股东的加持,也未能挽救谛听科技连年亏损的业绩。


部分路由器挖矿涉非法融资

回看谛听科技自挂牌新三板以来的财报不难发现,新路由3的推出,更像是一根“救命稻草”。

从2015年开始,谛听科技连续三年亏损,其净利润分别为-2017.61万元,-1822.45万元,-1236.5万元。而因为2018年半年报无法按时披露,谛听科技也打算申请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

而反观市面上的其它路由挖矿产品,也是命途多舛。

今年初,借由“区块链挖矿”而走红的老牌路由器公司——极路由,如今也陷入维权之中,甚至使用极路由挖GCT的投资者们,还写了一封《维权倡议书》,里面提到“GCT项目团队伙同INB资本、Bigone交易所,通过利用李笑来、老猫等名人大V‘站台’虚假项目,炒作‘区块链路由器’热点概念,编造‘高大上’理论,以‘IEO’名目违法发行GCT代币,骗取大家数亿元投资。”

但如今他们也明白,受斐讯0元购及i财富事件影响,面临核心销售渠道被封、银行货款到期、区块链合作方暂停合作等危机的极路由,已经无力回天,而“GCT代币已经事实上归零,大家的辛苦血汗钱已经化为泡影。”

即便是360推出的共享云路由挖矿,如今也频频出现于二手市场交易平台。

当然,行业也并非都是疲靡之状。迅雷推出的玩客云加速了海外市场拓展,销售链克矿机的张先生每天都会晒出自己卖出的矿机数量,“区块链是未来三年的暴富趋势”,他这样给自己鼓励到。

就在张先生看好区块链并为之奋斗的时候,袁大伟已经打算抽身离开,“不聊这些,都是空气币,不靠谱。”说罢,他转身离开,不想再多说一句话。

至于积压在手里的新路由,他也不知该作何处理。

(文中袁大伟为化名。)


搜索

广告1

免费投递稿件

如果您对稿件有任何疑惑或希望发表新闻稿,请发邮件至 UUCJNEWS@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