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商业周刊展望峰会 | 区块链:泡沫破裂还是万物新生?


过去十年我都在做基础设施,我们对区块链的判断就是这是下一代的基础设施


“我在创建PPTV的时候,P2P技术和区块链有很多很类似的地方”



500430932_副本.jpg


编辑/马杰

近期,《商业周刊/中文版》主办了#The Year Ahead# “展望”峰会。会上,可以看到来自全球各行各业的精英领袖的身影。每年的“展望”峰会都会选取近一年内商业和社会热点作为议题在会上讨论,而2018年受到更多关注的当属区块链行业的发展与机遇。本次峰会主持人由链闻总编辑刘锋担任,并邀请了PlatON 创始人孙立林、PPLabs董事长姚欣、BlockVC创始人徐英凯,就“区块链:是泡沫破裂,还是万物新生?”为主题,对全民热潮之后渐显平静的区块链技术及行业投资趋势进行了展望与分析。


 以下为本次讨论的内容记录:

主持人:Blocks.tech联合创始人,链闻总编辑刘锋

嘉宾:PlatON 创始人孙立林

嘉宾:PPLabs董事长、原PPTV创始人姚欣

嘉宾:BlockVC创始人徐英凯


刘锋:非常感谢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的邀请!回到「The Year Ahead」峰会,有种回家的感觉。2015年时,我和出版人李剑先生,一起把彭博集团的这个旗舰峰会带到中国。几年的发展,这个峰会在中国影响力越来越大。今天这么多朋友来到现场,感谢大家能够开放心态一起学习。

今天我以论坛圆桌主持人的身份,和大家一起探讨关于区块链的话题。今年年初开始,我跟几个好朋友一起在区块链领域创业,做了一家叫「链闻」的专业媒体,专注于区块链领域的报道。

左为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出版人李剑;右为链闻总编辑刘锋


从2017年后半年开始,区块链领域成为全球投资热点,加密货币市场经历了极速上涨,又迅速下跌。无论市场如何起伏,投资和投机如何交织,作为全球前沿的商业财经杂志,彭博商业周刊对区块链这样创新性技术的报道,一直没有停歇,一直走在前沿。今天我请到了行业里三位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朋友,希望和他们一同分享一下,经历了大起大落的区块链行业,究竟是泡沫破裂,还是万物新生?希望通过这个圆桌讨论,揭示全民热潮之后的区块链技术发展方向和投资前景。

今天参与该圆桌的三位嘉宾极具代表性:

——孙立林先生是PlatON的创始人,在进入区块链行业之前,孙立林曾经是负责银联技术创新和生态系统发展的负责人,他从2013年就已经开始涉足区块链行业,后来创建了金融科技公司矩阵元。现在,他与有「区块链行业投资教父」之称的万向区块链董事长肖风博士联合创立了 PlatON。这是一个期望打造新一代计算网络的项目,充满了野心,要把密码学、计算科学最前沿的技术结合在一起,期待在未来提供一个计算市场。这个团队现在做的事情,有可能会改变目前目前的分布式计算行业。

——姚欣先生则是一位连续创业者,也是一位有故事的人。他2004年在大学读研究生时,创业做了一家名为PPTV的公司,这是一个视频网站。在那个时代,视频网站刚刚兴起,很多竞争者都在内容方面花大价钱购买版权,但是PPTV从一开始就尝试利用点对点的传输技术,解决在带宽不足的情况下如何让用户体验更好,在当时异军突起。后来,姚欣出售了这家视频网站,去了硅谷著名的风投基金蓝驰创投做投资合伙人。现在,他再次创业,选择在区块链领域,和PPTV最早的技术骨干一起,打算用分布式技术改变存储市场。他新创立的区块链项目 PPLabs 是一个立足分布式存储技术的项目,在未来有可能是互联网领域全新的基础设施。

——另一位是区块链领域新兴的投资人,BlockVC 的创始人徐英凯先生。BlockVC是一家专注于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资产投资的机构,从去年到今年,投资了100多个区块链项目,包括第一市场和二级市场交易在内,管理的资产超过 3 亿美元。徐英凯是一系列明星区块链项目的投资人,但他却非常年轻,是一位 90 后。在区块链领域,有很多向他一样年轻的投资人和新兴的投资机构,这也是这个行业的一个特色。

让我们开始今天的第一个问题:请三位嘉宾分享一,在过去这惊心动魄的一年中,你们在这场全民疯狂的区块链投资热潮中做了些什么?有什么样的心得和感触?有哪些教训?

姚欣:如果要谈起我自身的话,区块链技术对我并不陌生。14年前,我在创建PPTV的时候,P2P技术和区块链有很多很类似的地方,甚至中本聪那篇很著名的关于比特币的论文也是基于P2P的电子计算系统展开的。去年市场最热的时候,我反而在看人工智能等新领域。

PPLabs董事长、原PPTV创始人姚欣


刘锋:我跟姚欣先生曾经于7月份在硅谷有过一次交流。当时加密货币市场已经开始下跌,区块链的热潮已经开始褪去。我们在硅谷的一间咖啡馆里,姚欣说,他正在思考,如何把原来在PPTV积累的技术用到区块链领域,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姚欣:从投资的角度来讲,我没有投任何区块链的项目,完全踏空了赚钱的周期。但在市场的疯狂背后,我有一点观察。我觉得这一次关于区块链热潮和市场的疯狂,极大地帮助了我们教育大众。很多人开始对区块链这项新技术关注起来了,他们开始了解什么是区块链、什么是去中心化。这有点像20年前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时候,一方面大家把互联网当做洪水猛兽和泡沫,一方面又把它当做未来颠覆式创新的力量。今天区块链这个行业也处在2000、2001年纳斯达克泡沫破裂但又逐步走向落地的时刻。在我看来,现在是最佳的时间,当然,这不是做投资最佳的时间,而是做事业的最佳时间。我第一次创业做PPTV在2004年,也是在互联网泡沫崩盘以后开始进入到创业周期的。

徐英凯:我参与到区块链行业是基于比特币、以太坊等数字货币的接触。最开始接触行业的时候是把区块链当做新型底层技术,其实互联网底层有信息传输协议TCP/IP、文件传输协议FTP也有加密传输协议SSL。区块链协议一定程度上可以满足价值传输的功能,把区块链当做技术底层来看的话,2016、2017、2018年是早期基础设施布局的阶段。当我们看到在2017年底、2018年初的区块链热潮和2000年互联网出现时是一个感觉,这是非常漫长的投资过程,并且区块链发展需要很长时间的基础设施完善才会逐步出现更多大规模普及的应用,而底层的网络、存储、计算等方面会是原本互联网在分布式互联网中的影射。

BlockVC创始人徐英凯


通过市场教育以及狂热阶段的发展,我们发现有三个比较大的不可逆趋势会决定我们长期看到的区块链:

第一,加密资产、数字资产已经逐步成为新兴的配置资产,很多高净值的个人都在逐步入场。而市场规模只有1000亿美金规模,这相比于传统的黄金和其他配置类资产都有数十倍以上的上升空间,并且与传统金融资产的相关性非常低,可以有效地对冲传统金融资产带来的风险。

第二,很多主流金融机构虽然行动比较慢,但也逐步在进军入场,而且永远不会缺席。不管是SBI还是高盛等比较大的国际金融机构都开始提供区块链技术解决方案以及加密数字资产托管方案。

第三,在发展中国家用区块链技术完善或者以弯道超车的形式构建新一代的金融基础设施成为新的选择,从9月到10月我一直在东南亚考察,我发现东南亚很多年轻人没有银行帐户,他们会选择用区块链的方式完成在线银行和移动支付的搭建,这在未来会带来过亿的参与人数。当地移动互联网的普及远远比传统的金融基础设施普及快的多,结合区块链在当地构建新金融基础设施已经成为了可能。

以上三个不可逆趋势决定了区块链的趋势方向。


刘锋:谢谢您对区块链长期的看法,孙总您的想法呢?

孙立林:我试着来回答一个这个问题。第一,我本人做事比较慢,对市场周期、波峰波谷都没什么感觉。在我们公司,同事说我的方法论是“慢慢来比较快”。其实2013年我就进入了区块链市场,当时挖矿,因为我个人的原因,不参与任何二级市场,我也不买币,对这种事情完全无感,只是在做自己喜欢的方向。2015年底时,我和我的搭档、万向区块链董事长肖风博士想好要坚定地做基础设施,投入了很多资源。这样的风格导致我们的角度不太一样。

第二,过去十年我都在做基础设施,我们对区块链的判断就是这是下一代的基础设施。区块链最早被主流市场关注是在华尔街,而非硅谷,最早是华旗、高盛、JP摩根这样的机构关注区块链技术,因为只有做金融基础设施的人才会对这件事敏感。我们在2016年底、2017年的时候才觉得真正可以把区块链技术拓展到其他行业进行应用。区块链技术天生具有符合基础设施的特性,但因为基础设施,就是慢的,不可能是快的事。

第三,我做PlatON的初衷就是很看好下一代运营商。今天出来的商业应用、商业变现并不来自于一般意义的SaaS应用,完全来自于基础设施。这件事情类似于90年代大规模投资光纤升级。在座各位如果年长一点,会记得10来年前所有的咨询公司都在说中国上网人数有多少。今天的逻辑也是相同的。只不过我们有幸重新捕捉到了历史的机会。

第四,我是从数据角度来看问题的。原来做清算基础设施是有局限的,深度学习给数据带来的最大变化是“数据是资产”,对数据的处理是完全不一样的方式,因为数据量太大了,并且参与计算的节点数已经超出大家的想象了。我经常打比方说,现在全球13000家银行怎么可能用原有的方式来处理,一定得用点对点的架构来重新建构。支撑的定价模型需要从密码学出发,只有确定资产的所有权和属性,才能穿透单据给其评级。所以,逼着我们这些金融基础设施背景的人开始做密码学。

第五,我为什么完全无视风险呢?银联在线市场败给了支付宝,我曾经检讨过这件事情。刘总刚开始说,目前的区块链行业中有骗子、有忽悠,但我认为这是好市场,只有多样性的市场才是好市场。如果全都是高大上的教授、学者说明不是好市场。只有各种人都愿意来,才说明这是新大陆。我认识的三个图灵奖得主已经彻底投身区块链领域。我不知道在AI领域有多少图灵奖的得主在参与。但是在区块链领域,我认识马上要得图灵奖的人也有不少,这是非常鼓舞人心的事情。


刘锋:三位嘉宾都用非常长远的眼光畅谈了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区块链热潮。各位可不可以用最简单的语言告诉在座朋友,区块链到底是什么?能解决什么样的问题?那些远大的蓝图什么时候可以实现?

姚欣:我喜欢做类比。其实我有一个观察,我发现任何一款新技术被应用,往往都是从边缘的、早期的市场启动,并且做的都是所谓的新增增量市场。今天我们所处的世界已经全面互联网化和数字化了,但大家有没有回忆一下,20年前互联网行业刚刚起步时在做什么?当时做的是娱乐,无论是做传媒还是做视频的,首先都是娱乐业,其次是游戏和博彩。纵观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最初除了做门户网站外就是做游戏公司,逐渐再引进到社交,社交交友也是解决每个人生活和服务的场景。

我的角度只是看“2C”的业务,因为我以前的经历都是和针对消费者的消费业务相关。如果今天区块链技术要应用的话,可以首先关注游戏领域的应用、海外博彩领域的应用。当然,也有人在尝试看能不能利用区块链技术解决社交中信任的问题、解决。

徐英凯:我觉得在技术、金融、商业三个角度来看,区块链都在未来具备比较好的前景。

区块链落地现在是比较早期的阶段,我们有一个自己的技术结构,第一层是基础公链,针对计算、存储、带宽网络通过分布式方式很好地把底层资源利用起来;第二层是通用协议,已经有了很多区块链后在上面加一些中间件功能,比如隐私保护、验证等补充。第三层是行业应用和行业协议。现在我们在第一层第二层看的更多一点,逐步完善后会推进到第三层。

现在我们投资在商业落地应用的有几个方向:1.交易;2.游戏;3.内容;4.社交。为什么呢?本身作为分布式不可篡改的数据库,做的还是与数据相关的服务。我们在虚拟环境中完成商业闭环的场景是最有可能、最有潜力直接落地的,并且又能解决具体行业中的信任和信用的问题,这些我们会优先进行布局和投资,也比较看好区块链在这些领域的长远发展。

孙立林:目前区块链行业还处在早期投入的阶段。想想互联网的早期,如果不对不同标准做适配化,不可能有今天互联网的发展。

现在区块链的性能并不能满足需求,任何做传统中心化的人都可以轻松地挑战现在的区块链系统。其次,所谓的“智能合约”也不智能,很多业务要迁移到区块链上,只能做定制,导致绝大多数公链上的合约太简单,有点像“扫雷游戏”,无法大规模商业化。另外,隐私保护也有问题,一旦上链后会导致数据完全暴露,这对商业机构和个人来说长期都是不乐意的事情。我们的看法是,应该从这三个角度解决实际问题,所以我们强调可扩展性和隐私保护。没有可扩展性就没有真正的落地应用,没有隐私也没有面向未来的数据应用。

刘锋:对于那些对新技术感兴趣、对区块链领域感兴趣的朋友,三位嘉宾有何建议,帮助那些相信区块链领域是美好新世界的朋友进入这个世界?

孙立林:我会建议每个希望投身区块链世界的人不断地回到历史来看未来。我们经历过纳斯达克泡沫、经历过Web2.0的泡沫,还有其他大大小小很多轮的泡沫。回到历史看,P2P技术彻底改变了电信行业和互联网行业,现在我们看视频都用P2P方式,这就是姚总开拓的时代。所以我相信点对点的方式会改变以金融帐户为代表的世界。回到历史来看未来,我们应该充满信心,继续做该做的事。

刘锋:孙总您觉得目前我们经历区块链行业发展跟过去任何的科技新技术发展周期没有任何差别,大家应该勇敢地拥抱新技术。

徐英凯:对技术不太了解人,我推荐三本书给它们,会很有帮助。

1.《货币的非国家化》,里面讲的是关于制度经济学的理论和研究,而且这跟区块链里的协作行为有很大的关系。

2.尤瓦尔•赫拉利在《未来简史》提到了互联主观的观念,互联主观就是共识机制,共识机制也是区块链的核心,如果理解了如何构造共识也理解了区块链在大规模协作过程中的底层机制。

3.《The Internet of Money》讲的是互联网的货币化,与我们区块链资产发行、资产流通、数据定价是直接相关的。

而如果对技术感兴趣的话,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看中本聪的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支付系统》,并且研究一下比特币是怎么演进和发展,这会对大家有所帮助。

姚欣:我这几年一直在关注科技创新,我认为过去十多年都是模式创新的时代,未来十多年一定是科技创新的时代,四年前看VR,三年前看AR,这几年也在关注物联网和区块链,我建议所有人应该关注一下Gartner的“技术成熟度曲线”。如果仔细关注这几年所经历的VR、AI等泡沫,就会发现Gartner提出的这个曲线名字起的不对——不应该叫“技术成熟度曲线”,应该叫“市场期望度曲线”。

实际上,这个曲线上反应的市场下跌周期并不是因为技术不成熟,技术一定是叠加累计的,区别只是技术成熟速度的快慢。那为什么会出现波峰波谷的情况呢?为什么会有所谓的泡沫破裂呢?其实破灭的不是技术,而是市场信心。

在Gartner技术成熟曲线第四段“光明期”,往往都是在从期望破灭期开始的。这个曲线再次揭示了,今天想做好投资,要做的是反人性的事情:别人疯狂我冷静,别人冷静我疯狂。当市场期望开始破灭的时候,也证明市场开始回归到价值的时候,这时候做真正落地的事情才,是价值提升市场回暖前最好的选择。

Gartner 技术成熟曲线揭示了新技术所经历的周期:诞生的促动期-过高期望的峰值-泡沫化的底谷期-稳步爬升的光明期-实质生产


刘锋:姚欣提到的这个「市场期望度曲线」,无论是投资银行的分析师还是VC/PE的投资人都特别喜欢。他们希望用 Gartner 提出的这个曲线来解释市场上出现的新技术的接受度情况。这个曲线上总是快速上升又迅速下降,然后又缓慢提升,反映出的是市场对技术的认知有变化。和三位嘉宾的分享的观点一样,无论现在“区块链”一词是热是冷,这个行业是万众瞩目还是被妖魔化,但技术的发展一直是在上升、积累、成熟,好消息是,大家对区块链技术、市场和行业的认知也逐渐回归本源。任何新技术都要经历这样的发展新过程。

Gartner 在 2018 年更新的技术成熟曲线最新状态,列出区块链技术正在从“过高期望的峰值”步入“泡沫化的底谷期”


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必须要结束这个圆桌讨论了。在结束之前,我想给现场朋友一个提问机会。

现场听众提问:现在是不是投资比特币的好时间?

徐英凯:这个问题讲实话挺难回答的,我只能代表我个人观点谈谈看法。我无法告诉你怎么投资或者什么是比较好的投资时间,只是帮你做个分析。

第一个规律是历史规律,单纯从比特币资产类别来说,我们统计过从最开始到现在的所有历史数据,从牛市的顶部到熊市的底部大概是一年到一年半左右的时间,今年1月份是牛市的顶部,那么明年第一季度或者第二季度会是熊市的底部。

第二个规律是季度周期,基本上每年第一季度是市场底部,这与参与人群有关,因为大部分比特币的参与人群都来自于亚洲市场,亚洲市场在第一季度春节时期是市场低迷的时候。明年第一季度可能是市场真正的底部,并且现在几乎100%的比特币矿工都是亏损,在未来一段时间你买它的价格会比挖矿的价格低的多。

刘锋:谢谢英凯的回应。不过,我们还是得强调,任何关于投资的建议,都只能听自己的,而不能听别人的。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必须结束这次圆桌讨论。再一次感谢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感谢三位嘉宾,也感谢各位现场的朋友。谢谢你们!

【本文转载自商业周刊中文版。】



搜索

COMBO
右方1(bifipro下载)

免费投递稿件

如您对稿件有任何疑惑或希望发表新闻稿,请发邮件至 UUCJNEWS@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