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给加密货币的时间不多了
摘要:目前来看各国中央政府对加密货币基本持有谨慎态度,没有彻底扼杀,是对金融创新的包容。

身处金融社会中,许多国家中1%最富有阶层平均收入指数级增长,包括:投资银行,商业银行,资产管理,房地产和保险行业。以美国为例。从20世纪70年代至今,金融从业者在国内顶尖收入人群中所占比例不断提高,接近一倍有余。

毫不夸张地说金融业的崛起成就了如今繁荣世界的加速度的进程。

在现代金融社会中,银行和普通的人链接越来越频繁,然而,银行的运营环境却和现实经济不断的脱节,银行体系是金融体系中极其重要的一环,如今的银行已经是“大到不能倒 ”的局面。

比特币的机会就源于此。


金融风险转移的玄机

之前我的文章中不断提到资产证券化是随时有可能把现代金融体系炸的体无完肤,不仅是对未来的担忧,历史证明确实如此。

1994年,是信用衍生品第一次大规模应用年份。

当时石油公司埃克森的“瓦尔德兹”号油轮发生了漏油事故,大量石油流入阿拉斯加海域,对海鸟和海洋哺乳动物造成严重的破坏,埃克森估计漏油事故的罚金会高达50亿美元,于是该公司请求J-P-摩根为其提供这笔贷款,并将贷款保留在自己账上,而不是出售给一家公司。但是50亿美元毕竟是一大笔钱,由于这笔钱至少理论上存在风险,因此银行业监管机会会要求J-P-摩根提取一笔可观的准备金,以应对种种原因造成的违约风险,博卡拉顿想出了一种绕开风险的办法,他创造了一种所谓“信用违约互换”的产品,之所以叫做“信用违约互换”,主要是因为这种衍生品能让j-p-摩根与另一方互换信用违约风险。

寻找另一家银行会签署一份合约,同意在埃克森无力偿还的情况下,代替埃克森还款。

实际上是J-P-摩根在转移风险,当然为此摩根需要支付一大笔费用。

金融工具的创新,令银行业将贷款转换成证券,也就是能够交易的金融资产,在证券化的过程中,从而实现风险转移,而证券的买家则获得利益,保持现金流,当然必须付出的代价是血本无归的风险,即使风险相对比较低。

 

评级机构与银行的勾兑

评级机构的出现,助长了银行业傲慢的气焰。

因为客户对银行业务不够了解,其中评级机构是打通银行机构和客户之间的桥梁,。评级机构主要任务是收集和分析发债实体的详细信息,用简单20分制来评价她们的偿还能力,其中最高的为AAA级,是否和之前币圈的项目评级特别相像,对,其中的痛点就是评级机构没有独立性,收入结构单一,唯有项目方购买评级分数来决定项目分数的高低。

评级机构从来不会那么高尚为客户真正提高准确的评级报告。银行和评价机构沆瀣一气后,评级机构的业务收入风生水起,当时银行已经打包基于次级抵押贷款的CDO,而次级抵押贷款的借款人是一些偿债能力有限的高风险者,评级机构授予部分打包产品AAA评级。结果可想而知,一地鸡毛,就如没有权威的某评级自媒体把英雄链列为AAA级一个道理。

 

金融危机的肆虐

金融危机始终有来的一天,所有隐藏的风险都会在顷刻间爆发出来,美国当时大多数地区的房价同时掉头直下。其他国家也不遑多让。

评级机构和银行狼狈为奸,给银行几乎所有的高评级都是美丽的泡沫,一戳即破。银行引以为傲的分险转移模型被事实证明几乎都是错误的,在2009年初,银行和保险已经造成逾10000亿美元的损失,潜在的风险更是高达30000亿美元的水平。

这些损失是可能让美国金融业彻底崩溃的,美国政府一开始试图为救助银行划定一条清晰的界限,百年银行雷曼兄弟第一个为贪婪的银行业祭旗。

“大而不倒”仅仅是的一则成人间的童话故事,出格的风险模型和肮脏的内幕勾兑总有一天要受到金融市场的惩罚,时间可能会久一点。

美国政府让雷曼兄弟倒闭后,全球的金融体系的根本格局几乎立刻发生了变化,在此之前的银行压根不需要承担什么风险,每个民众都相信银行背后有政府的强力支持,大银行不会出现倒闭的风险,然而,他们的想法过于理想化,在风险未知面前,政府的力量有时候,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大。

当时一位经济学家曾说过这样一句话:“这是一场全球金融系统的游戏终结”。

然而事实上,游戏并没有终结,政府重启了游戏,在惧怕金融机构威胁经济安全的大背景下,政府被破出手了救市计划。从英国到美国,对大银行的搭救,成功让大银行起死回生。于是,占领华尔街的闹事者们,悻悻地离开了。


音乐不停歇,舞蹈还得继续

也就是在2008-2009之间,中本聪勾画了比特币的蓝图,企图对抗华尔街银行家们的贪婪和掠夺。

比特币早期布道者曾说过:“比特币是继互联网之后世界历史上最重要的发明”。要换成我的话比特币应该是互联网世界的银行体系重构。

如今加密货币被广为诟病的有3点:

1,虚拟货币既不是真正的法定货币,也没有价值储存;

2,并未获得政府或权威的支持。因此,加密货币被用作交易媒介是不安全的;

3,缺乏货币的标准功能。

法定货币到底操控谁的手里,谁在悄无声息的滥发货币供应,政府支持下的银行体系是否真正是未来金融体系的支撑,交易媒介的安全性是靠技术革新还是保守派的故步自封,标准功能下的货币到底价值在何处?

怀疑精神是一切真理的开端,一味盲从于过往认知体系,是一种对经验的崇拜。

金融从来是风险和收益的结合体,技术推动金融的进步,金融业就如一场舞会,只要音乐不停歇,舞蹈还得继续。

金融不仅仅是技术如此简单,不过我们需要明白的事是加密货币的路还是很长,其中包括:在处理加密资产之前需要进行尽职调查,必须考虑治理和风险管理,建立一个清晰、稳健的风险管理框架等等。

加密货币可以异类,绝不能一直异类,有时异类可以成为敲门砖,却不能成为核心竞争力,过于理想化,注定是被消灭的。

银行业面临的问题,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同样得面对,唯一的优势可能仅仅是信任和技术,信任可以解决银行业风险管理中的突出问题,技术可解决金融危机下货币膨胀的问题,毕竟比特币只有2100w总量。

当然单一维度的比较不具有意义,金融不仅仅是金融,掺杂了太多中央政府的控制,目前来看各国中央政府对加密货币基本持有谨慎态度,没有彻底扼杀,是对金融创新的包容,同时也是加密货币的机遇所在,留给加密货币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COMBO
右方1(bifipro下载)

免费投递稿件

如您对稿件有任何疑惑或希望发表新闻稿,请发邮件至 UUCJNEWS@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