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优优财经首页
  2. 政策

从特区币到数字货币 深圳38年发币往事

站在2019年,央行在深圳的数字货币试点,将成为历史转折点。

又是深圳,又是货币,又是对外贸易。但是38年的时空转换,当年深圳特区币的夭折命运已不会降临到即将在深圳发行的数字货币身上。

8月18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正式发布,《意见》提到“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白纸黑字,中国中央、国务院的战略决策,经过5年的深思熟虑。

此消息已在金融、区块链、外贸等产业快速讨论开来。从38年前深圳提出发行“深圳元”这种特区币,到现在的数字货币试点,深圳在中国的金融地位已经发生变化。

夭折的深圳元

1980年8月,深圳正式设立经济特区。但刚成立时,深圳的货币体系出现了紊乱:中国大陆地区于1980年4月另外发行与人民币等值的外汇券。外汇券只限境外人士使用,并可用于指定商店,售买中国大陆一般很难买到的商品。同时,香港商品不断流入深圳,香港人到深圳消费以至购买房产等皆多用港元,到深圳投资的港商亦多以港元发工资,深圳流通的港元随之不断增加,形成深圳同时有人民币、外汇券、港元三种货币流通的情况。

从特区币到数字货币 深圳38年发币往事

(外汇券图例)

由于使用港元可在深圳买到很多用人民币买不到的商品,又可以到香港沙头角边界购买各种名贵货物,因此港元在深圳备受青睐,人民币和外汇券则受到排挤。例如,当时的黑市兑汇市场,最高可以100港元兑换55元人民币,较外汇牌价高出19.6元。

1979年至1982年期间,深圳人多有储藏港元。据1982年国务院的《当前试办经济特区工作中若干问题的纪要》估计,深圳居民持有的港元有1亿元以上。

1981年春,时任广东省副省长、兼任中共深圳市委第一书记的吴南生首先正式提出发行特区货币。同年5月,中共广东省委向中共中央及国务院提出该项建议。7月中,中共中央及国务院批示由中国人民银行负责研究在深圳发行特区货币的方案。至该年11月末,深圳提交的《关于尽快研究发行特区货币及批准外资银行来深圳经济特区设置分支机构的报告》中表示当年区内共有约800万港元流通,约占货币流通量十分之一,如不尽早研究发行深圳货币,港元的流通范围可能不断扩大。

1982年初,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尚明为首的小组到深圳进行调查,4月小组向国务院提交报告,认为货币问题关系重大,也涉及深圳经济特区的定位及与中央的关系的问题,因此不宜仓促行事。该报告同时表示不发行特区货币不会对吸引外资造成障碍。该年末,国务院曾召开两次相关会议,会上多数人赞成发行特区货币。

1983年1月,国务院经济研究中心等部门组成调查组到深圳、珠海研究货币问题。其中广东省、深圳市、招商局主张发行,珠海市要求不迫切,港澳工委不主张发行。调查组同月向广东省省委领导表示赞成发行特区货币,以利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同年4月,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宣布成立“国务院特区货币研究小组”,该小组基本上肯定了发行特区货币的方向,主要任务是研究如何发行。

1984年港元在深圳流通至顶峰,黑市兑换价升至100港元兑63元人民币,较官方牌价高出30多元,同时港元和外汇券占社会商品零售额70.5%,人民币跌幅厉害,令中央及广东省政府担心人民币受冲击。该年1月,深圳市委及市政府再次向省和中央提出发行特区货币的要求。2月,邓小平提出可以在深圳、厦门发行特区货币。不久研究小组经过调求意见后向深圳市提出了货币方案,包括汇率、与人民币关系、中央提供外汇支持的金额等内容。该年8月,国务院会议同意发行深圳特区货币,切断人民币在深圳经济特区内流通。10月,深圳向广东及中央提交《关于如何发行好特区货币问题的请示报告》,提出具体的方案,并阐明特区货币与人民币的关系。同月货币小组向中共中央政治局汇报三个方案,即让港币流通、让外汇券流通、发行特区货币并可于香港回归后在香港流通三种选择。中央政治局支持了发行特区货币的方案。

1985年,货币小组向国务院提交报告,提出特区货币由中国人民银行发行,采用独立汇价,与包括美元、日元、港元、英镑的一篮子货币作浮动汇率,以人民币为依据,而不与任何国际货币直接挂勾。该报告同时提出发行时间为1985年10月1日。

深圳特区币的发行已经箭在弦上。

于1984年至1985年发行深圳特区货币之议最为热烈之时,中国人民银行为首的货币小组已就发行货币做好准备。1984年6月,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在深圳轻工业区买下两幢大楼作为“深圳光华印钞造币公司”厂房,并已开始为造纸厂征地。1985年1月,货币小组提交的报告中提出深圳特区货币纸币以黄帝(轩辕氏)为像,硬币采用飞禽图。同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将样票设计送交中央政府批准。纸币面额分5元、10元、50元、100元、500元5种,图景选用的是黄帝像;硬币面额分1分、2分、5分、1角、5角、1元6种,图景用的是飞禽图。1984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谷牧在深圳检查工作时说:“‘特区货币’的票样选用黄帝的头像,有利于团结广大港、澳、台、侨同胞,也有利于对外经济的开展。”

从特区币到数字货币 深圳38年发币往事

(深圳特区币图例)

但就在这个时刻,1985年7、8月间,邓小平再度对特区币做出指示,他说:深圳的发展很快,但毕竟是个实验,还有些未解决的问题,例如货币问题,引进技术和出口创汇还不理想。但建设特区才三年多,再花三年时间,这些问题会得到解决。

于是,深圳的特区币最终没有发行。

数字货币板上钉钉

虽然特区币最终“胎死腹中”,但1985年11月,深圳经济特区外汇调剂中心成立。1985年12月12日,中心办理第一笔外汇交易,成交100万美元。外汇调剂中心是企事业单位相互间进行额度买卖和借贷的最原始的外汇市场,深圳设立特区的外汇调剂中心,某种程度充当了稳定人民币汇率的功能。

1996年,外商投资企业外汇买卖可通过银行结售汇体系进行后,境内机构的外汇买卖绝大部分均通过银行结售汇体系办理。银行结售汇体系运行已基本成熟,可以满足市场主体及结售汇企业的业务需求。因此,1998年12月1日起,央行、外管局联合下文取消了各地的外汇调剂中心。

又过了18年,2016年1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来自人民银行、花旗银行和德勤公司的数字货币研究专家分别就数字货币发行的总体框架、货币演进中的国家数字货币、国家发行的加密货币等专题进行了研讨和交流。时任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出席会议,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主持会议。

会议确定了一个基调:“在我国当前经济新常态下,探索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发行数字货币可以降低传统纸币发行、流通的高昂成本,提升经济交易活动的便利性和透明度,减少洗钱、逃漏税等违法犯罪行为,提升央行对货币供给和货币流通的控制力,更好地支持经济和社会发展,助力普惠金融的全面实现。未来,数字货币发行、流通体系的建立还有助于我国建设全新的金融基础设施,进一步完善我国支付体系,提升支付清算效率,推动经济提质增效升级。”

接下来的发展关心这个领域的都知道了。央行积极投入数字货币的研发,近两个月研发速度已经明显加快。

近期,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透露了目前研发的进展:“目前我们是属于一个赛马状态,几家指定运营机构采取不同的技术路线做DC/EP的研发,谁的路线好,谁最终会被老百姓接受、被市场接受,谁就最终会跑赢比赛。所以这是市场竞争选优的过程。”

从特区币到数字货币 深圳38年发币往事

(制表:互链脉搏)

从时空背景来观察,正在研发的数字货币已不会像特区币那样胎死腹中。

特区币的时代诉求是抵御港币的强势,而数字货币的诉求是推动产业升级、人民币国际化。前者是防守、后者是进攻;前者是不得已而为之、后者是时代之需要;前者不利于人民币在国际的声誉、后者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前者不做,可以通过人民币强大化解,后者不做会则会因为其他国家主权数字货币崛起而问题累积;前者是权宜之计,后者是战略大计……

总之,在深圳试点数字货币的刚需程度远胜当年的特区币。

如果当年特区币发行,将完全改变深圳乃至其他特区的现状,假设特区币成功,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桥梁,特区币甚至成为区域内的硬通货;但假设失败,深圳经济特区发展也可能严重受阻,对外没有打出去,对内成为深圳和内地联系的障碍。

历史没有如果,站在2019年,央行在深圳的数字货币试点,也将成为历史转折点。

发布者:优优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uucj.com/archives/25322

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咨询:
邮件:uucjnews@gmail.com

QR code